• <tr id="a9eyo"><label id="a9eyo"><listing id="a9eyo"></listing></label></tr>

  • 長江商報 > “風投教父”汪潮涌模仿九鼎借殼折戟 信中利兵敗惠程科技一年半虧逾18億

    “風投教父”汪潮涌模仿九鼎借殼折戟 信中利兵敗惠程科技一年半虧逾18億

    2021-12-20 08:37:2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百億私募大佬、風投教父,這些響亮的名頭或將離汪潮涌遠去。

    12月16日晚間,汪潮涌實際控制的新三板公司信中利(833858.NQ)發布停牌公告稱,公司實控人汪潮涌失聯,相關情況尚待確認。就在當日,私募界盛傳,汪潮涌已經失聯多日,一張北京警方發出的拘留通知書在網上瘋傳,汪潮涌涉嫌職務侵占。

    這些消息真假有待進一步權威消息澄清。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汪潮涌遇到了麻煩。

    今年56歲的汪潮涌曾有一段傳奇,概括四個字即為“神童、教父”。22歲起相繼任職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標準普爾的汪潮涌于1999年創辦信中利,開始在中國資本市場掘金,成為中國第一代風投人士。21年后,他遭遇了人生滑鐵盧。

    汪潮涌曾試圖模仿九鼎借殼上市,但他沒有九鼎投資的好運氣,以失敗告終。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兵敗A股公司惠程科技,信中利一年半虧損18億元。一代風投大佬,或就此謝幕。

    華爾街神童與風投教父

    汪潮涌的前半生是輝煌的,且充滿讓人望塵莫及的傳奇色彩。

    1965年,汪潮涌出生在湖北蘄春,15歲便考取了華中科技大學(原華中理工大學)管理工程系。大學畢業后,恰逢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創建,向全國各重點院校開放招生。在千余人的競爭中,汪潮涌成了最終被錄取的四十六人之一。20歲那年,他被公派美國羅格斯大學留學。正是這一次選擇,改變了他的人生。

    汪潮涌在留學期間的出色表現獲得了美國資本界青睞,22歲獲得MBA學位后,直接進入華爾街,先后任職于摩根大通、標準普爾、摩根士丹利等華爾街知名機構。汪潮涌也因此被稱為“華爾街神童”。

    1995年,時年30歲的汪潮涌出任摩根士丹利亞洲有限公司的副總裁兼北京代表處的首席代表。1998年至1999年,汪潮涌受國家開發銀行邀請,擔任全職高級顧問,參與籌備和組建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銀行業務。

    1999年,汪潮涌創辦信中利資本集團,目標是打造中國本土化的高科技創業投資平臺。他因此成為中國第一代風投人。汪潮涌曾稱,12年的華爾街經歷,讓他實現了財富自由。當時,他的年薪是七位數,這也是他創業的勇氣和底氣。

    早期的投資,汪潮涌獲得了巨大成功。外界談論最多的是投資百度,汪潮涌獲得了百倍利潤。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裂。汪潮涌在1美元左右大量買進搜狐股票,同樣獲利不菲。

    正因為這些成功案例,汪潮涌“風投教父”的名聲不脛而走。

    當然,汪潮涌在互聯網領域的投資也有看走眼的。大約是在2002年前后,因投資時長問題,汪潮涌與阿里巴巴失之交臂。

    投資華誼兄弟,可能是迄今為止汪潮涌最為滿意的一筆投資。2004年,王中軍兄弟想做中國的華納,機構大多不看好,汪潮涌出資70萬美元大膽進入,還幫華誼兄弟引進李嘉誠等投資者。2009年,華誼兄弟上市,汪潮涌獲利豐厚。

    后來,汪潮涌通過信中利相繼投資了中誠信、居然之家、1藥網、蔚來汽車、美年大健康、朗進科技等細分領域的200家龍頭企業,今日頭條、滴滴等也有汪潮涌的身影。

    學吳剛折戟惠程科技

    一招不慎滿盤皆輸,用在汪潮涌身上較為精準。

    借助信中利,汪潮涌在中國資本市場馳騁20余年。截至2020年底,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計認繳規模161.25億元,在管實繳規模112.01億元。汪潮涌因此被成為私募大佬。

    然而,12月16日的一則消息,坐實了市場關于汪潮涌的傳聞。那就是,汪潮涌缺錢、遇上了麻煩。

    近幾年,汪潮涌在資本市場上的表現較為沉寂。12月16日,網上流傳著一張圖片,汪超涌(即汪潮涌)已于2021年11月30日因涉嫌職務侵占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刑事拘留,現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

    當日午間、晚間,信中利兩度發聲,公司實控人汪超涌失聯,相關情況尚待確認。公司向公安機關咨詢相關情況,尚未獲得與汪超涌相關的有效信息。

    此前,坊間傳聞,汪潮涌因為缺錢挪用了資金。不過,這一傳聞并未獲得權威證實。

    對于汪潮涌跌落神壇,私募界一致的看法是,兵敗惠程科技。

    2015年,資本大鱷吳剛通過在新三板掛牌的九鼎投資收購了A股公司中江地產,當年底,中江地產更名為九鼎投資。由此,吳剛完成借殼上市,創下私募界登陸A股市場的奇跡。

    受九鼎投資登陸A股市場啟發,汪潮涌也想將信中利推進資本市場,并迅速付諸行動。而這,也被視作汪潮涌風投人生的轉折點。

    2015年10月23日,信中利在新三板掛牌。2016年4月,汪潮涌李亦非夫婦出資16.50億元接盤惠程科技,轉讓價折合每股19元,溢價高達113.72%,隨后通過在二級市場增持,合計獲得惠程科技29.30%股權,順利拿下控制權。

    在這場買殼行動中,汪潮涌使用了杠桿。16.50億元收購,12億為信中利通過招商財富的資管計劃融資而來,3.15億元由信中利向北京恒宇天澤資管以12%的利率借貸,僅有1億元左右的資金是自己的。

    隨后兩年里,信中利借助高杠桿資金,還收購了哆可夢100%股權。

    高杠桿買殼、收購資產,汪潮涌沒有吳剛幸運,隨著借殼監管政策收緊,信中利借殼惠程科技的愿望落空了。信中利的融資渠道收窄,財務壓力陡升。這,也是汪潮涌跌落神壇的初始端倪。

    借殼上市不成,汪潮涌也曾籌劃惠程科技好好作為一番,相繼收購進軍游戲、高端制造領域。然而,2018年開始的游戲監管讓一些游戲公司活得很慘,惠程科技也因此陷入困境;莩炭萍歼進行了系列資本運作,效果均不明顯。

    2020年及今年前三季度,惠程科技分別虧損9.60億元、1.37億元。

    去年開始,汪潮涌迅速減持惠程科技。截至今年8月初,汪潮涌將深圳惠程的持股比例從29.74%減至5.77%,同時辭任了董事長一職。

    據長江商報記者粗略估算,在惠程科技上,汪潮涌虧損超過20億元。

    信中利的日子也難過。2020年及今年上半年,公司分別虧損16.27億元、2.12億元,一年半合計虧損18.39億元。

    信中利也是麻煩纏身。今年9月,信中利及相關責任人收到深交所通報批評處分,原因是信中利與中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發生訴訟事項,涉及金額6.84億元,公司未及時披露。信中利還涉及多項訴訟,今年11月16日,信中利被廣東粵財信托起訴。

    汪潮涌在其微博中留下這樣一句話,“心如大海,可以平靜深邃,亦可洶涌澎湃!被蛟S,他也沒想到資本市場大潮的洶涌澎湃,會將其淹沒。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免费夜色污私人影院在线观看

  • <tr id="a9eyo"><label id="a9eyo"><listing id="a9eyo"></listing></labe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