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a9eyo"><label id="a9eyo"><listing id="a9eyo"></listing></label></tr>

  • 長江商報 > 瀘州老窖集團換帥劉淼接班恐難圓“三甲夢”   營收增速不及山西汾酒市值年內蒸發855億

    瀘州老窖集團換帥劉淼接班恐難圓“三甲夢”   營收增速不及山西汾酒市值年內蒸發855億

    2022-03-10 07:46:14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劉方益

    3月7日,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丁雄軍赴瀘州老窖(000568.SZ)考察交流。

    此時,頭戴“釀酒大師”稱號的劉淼,職位已是瀘州老窖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瀘州老窖股份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現場圖片中,丁雄軍滿坐在沙發上,顯得十分放松,而劉淼半坐在沙發上,好似在匯報工作,一副虛心請教的架勢。

    劉淼能力如何?長江商報記者統計發現,2015年至2020年,瀘州老窖營業收入6年增長了約1.4倍,在上市白酒企業中位列第四。

    劉淼提出要讓瀘州老窖“重回前三”,不過這個“三甲夢”恐怕難以實現。

    山西汾酒的“野心”更大,2021年前三季度營收已超過瀘州老窖,并拉開了31億元的差距,極有可能成為新的殿軍。

    二級市場上,瀘州老窖股價2022年年初至今已下跌了約23%,市值蒸發約855億元。

    搞銷售的“釀酒大師”

    3月7日,瀘州老窖集團宣布,張良不再擔任老窖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并將出任智達投資集團、四川元景達食品公司籌建組組長;劉淼任瀘州老窖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繼續兼任瀘州老窖股份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有業內人士分析,張良在職期間,對瀘州老窖有三大貢獻,一是開創國窖1573品牌;二是引進人才、培養人才,重視團隊培養,形成人才方面一整套機制;三是建設瀘州老窖務實的工作作風和快速的市場反應機制。

    你有“張良計”,劉淼是否又有“過墻梯”呢?

    資料顯示,劉淼1969年出生,現年53歲,四川瀘州人。1991年,22歲的劉淼進入瀘州老窖工作,曾任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采供處處長,售后服務部部長,策劃部部長,總經理助理兼銷售公司總經理等職。

    從簡歷可以看出,劉淼在擔任瀘州老窖高管之前,一直從事采購、售后、銷售等工作。而據瀘州老窖2020年年報中介紹,他擁有美國萊特州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還是釀酒大師、高級營銷師。

    實際上,美國萊特州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是MBA學歷,在劉淼2008年6月擔任副總經理前,就擁有了這一學歷。當然,對于22歲進入瀘州老窖工作的劉淼而言,追求更高的學歷也無可厚非。

    而“釀酒大師”的名頭更為響亮,長江商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2006年和2011年,中國輕工業聯合會與中國酒業協會分別開展了兩屆“中國釀酒大師”評選工作,評選出“釀酒大師”75位。

    2021年9月,第三屆“中國釀酒大師”評選結果顯示有42人獲評,其中就有劉淼。

    面對眾多的酒企,我國16年間僅評選出117位“釀酒大師”,這一稱號可謂含金量十足。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和劉淼一同入選的有衡水老白干常務副總經理張煜行,他是正高級工程師,大連工業大學發酵工程專業碩士。貴州茅臺總工程師王莉也得以成為“釀酒大師”,她曾榮獲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

    現任五糧液集團總工程師的劉明也是這批“釀酒大師”稱號的獲得者,他僅有大專學歷,但16歲進入五糧液后,曾擔任車間組長、大班長、工段長、車間副主任、主任等職務。

    與這些白酒研發人員和一線工人相比,劉淼“釀酒大師”的分量還有待掂量。

    營收或已落至第五

    當然,“釀酒大師”僅是一個稱號,是否有能力,還得看能否帶領企業發展。

    3月7日,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丁雄軍赴瀘州老窖考察交流。此時,劉淼的職位已是瀘州老窖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瀘州老窖股份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茅臺集團官網發布的消息內容“乏善可陳”,但現場圖片中,丁雄軍滿坐在沙發上,面帶微笑,筆記本放在一側,顯得十分放松。而劉淼半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筆和筆記本,一手正在揮舞,好似在匯報工作。

    或許是丁雄軍反客為主,又或許在白酒龍頭舵手面前,劉淼始終抱著學習的態度,顯得十分謙遜。

    2015年6月,劉淼開始擔任瀘州老窖董事長、黨委書記。數據顯示,2015年至2020年,瀘州老窖營業收入分別為69億元、86.27億元、103.95億元、130.55億元、158.17億元和166.53億元,6年間增長了約1.4倍。而且,公司2020年營收排在上市白酒企業中的第四位。

    同期,山西汾酒營業收入從41.29億元,攀升至139.90億元,6年間增長了約2.4倍,2020年營收排在上市白酒企業中的第五位。

    處于伯仲之間的瀘州老窖和山西汾酒,極具可比性。

    2021年4月,瀘州老窖年度經銷商表彰大會上,劉淼提到,公司復興崛起“五步走”的遠景規劃正一步步實現。

    其中,瀘州老窖第四步是重回前三,讓品牌價值和營收體量回歸中國頂級名酒地位,計劃在2025年完成。第五步是實現全面復興,品牌高度領先行業,企業實力雄踞全球酒業前列,將在2026年至2030年完成。

    “重回前三”就是要改變目前的“茅五洋”格局,將洋河股份這個最軟的柿子“拉下馬”。

    然而,在2021年經銷商大會上,汾酒集團提出:“十四五”晉身行業第一陣營和“三分天下有其一”。而此前,公司負責人也提出,用10年到15年的時間,讓山西汾酒重歸行業第一。

    很明顯,山西汾酒比瀘州老窖更有野心,目標是要超過茅臺。

    2021年前三季度,瀘州老窖營業收入達141.10億元,同比增長21.65%;山西汾酒營業收入達172.57億元,同比增長66.24%。

    近日,山西汾酒又發布2021年業績預告顯示,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2.34億元至55.42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1.55億元至24.63億元,同比增長70%至80%。

    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凈利潤達48.79億元,同比增長95.13%,全年增速放緩說明四季度降幅比較厲害。

    目前,瀘州老窖未發布業績預告,但前三季度與山西汾酒已“攢”下31億元的差距,恐怕無法彌補,公司的營收排名有可能落至第五位。

    二級市場上,瀘州老窖股價從2021年底開始走下坡路,2022年年初至今已下跌了約23%,市值蒸發約855億元。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免费夜色污私人影院在线观看

  • <tr id="a9eyo"><label id="a9eyo"><listing id="a9eyo"></listing></label></tr>